• 思想汇报
  • 工作计划
  • 学习计划
  • 职业规划
  • 面试技巧
  • 其他文案
  • 您当前的位置:秘书文库网 > 办公文档 > 思想汇报 >

    诗经鸡鸣哪里最幽默 《诗经》幽默艺术三题的讨论

    2019-08-03 11:21:22  秘书文库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论文关键词:《诗经》;幽默;艺术性

    论文摘要: 《诗经》的幽默性几乎表现在各种场合之中,其表现手法也是丰富多彩的。《诗经》的幽默艺术大致分为政治讽刺性幽默、恋人间调侃性幽默和日常生活喜剧性幽默三种类型。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在文学史上有着重要的意义,对它的研究也是层出不穷。然而笔者发现人们在研究它的艺术成就和特点时,多从“赋、比、兴”的角度进行论述。其它角度的研究尚待开发,尤其是讨论《诗经》的幽默性艺术,更是寥寥无几。除了王以宪《谈<诗经>的幽默艺术》专门谈到外,笔者尚未见过其他系统讨论《诗经》幽默艺术的文章。

    闻一多先生早在《诗经新义》中就独具慧眼地指出:《豳风·狼跋》充满了诙谐戏谑的幽默情调。但这只是《诗经》中众多以讽刺性手法来表现其幽默性的一种。其实,《诗经》的幽默性几乎表现在各种场合之中,其表现手法也是丰富多彩的。按照笔者对幽默性的理解,幽默是一种在特定的环境气氛中借诙谐戏谑或隐喻通俗的语言来表达作者内心情感,以此达到更加贴切或意想不到艺术效果的特殊表现手法。这种表现手法可以使文章更加形象生动,情感得到更加酣畅淋漓地宣泄。具体而言,它又包括喜剧性的幽默,讽刺性的幽默,欢快性的调侃幽默,温和性的劝戒幽默,甚至还有黑色幽默。据此,笔者将《诗经》的幽默艺术大致分为政治讽刺性幽默、恋人间调侃性幽默和日常生活喜剧性幽默三种类型。

    一、政治讽刺性幽默

    政治讽刺性幽默在《诗经》中占有很大的比重,笔者粗略统计有50多首,占幽默性艺术诗歌的一半以上。在这类作品中,作者更多地是用隐喻性的手法呈现矛盾,以此揭露讽刺对象的丑恶本质。诗人或用委婉的语言、或用风趣的言辞、或用形象的隐喻,辛辣地讽刺统治者的无耻和卑鄙。笔者认为,对统治者的荒淫行为或腐朽庸俗固然可以采取直接劝戒或强烈痛斥的方式,甚至不惜尸谏,然而这种刚烈的方式有时很难达到预期的效果,而以幽默性的讽刺手法却往往能收到出人意表的成效。如《邺风·新台》、《鄘风·君子偕老》、《鄘风·墙有茨》、《魏风·硕鼠》、《唐风·山有枢》、《陈风·株林》、《齐风·鸡鸣》、《豳风·狼跋》、《小雅·宾之初筵》、《小雅·角弓》等等,就是典型的代表。就作品的实际情况而言,《诗经》中的政治讽刺性幽默又可以分为以下几种情形。

    其一,通过描写夫妻间的对话调侃来表现政治讽刺性幽默。《齐风·鸡鸣》:“‘鸡既鸣矣,朝既盈矣。’‘匪鸡则鸣,苍蝇之声。’‘东方明矣,朝既昌矣。’‘匪东方则明,月出之光。’‘虫飞薨薨,甘与子同梦。’‘会且归矣,无庶予子憎。’”这首诗描写妻子劝告丈夫不要贪恋枕席,以免耽误朝政,从侧面讽刺了朝官的懒惰腐朽。整首诗采用了夫妻对话的方式,其中妻子郑重的言语只是引子,其丈夫用特定的调笑词语,如“苍蝇声”排解“鸡鸣声”,“月光”笑解“东方之明”,则是诗歌蕴涵诙谐的旨趣所在。诗中那调侃诙谐和插科打诨式的语言使得整首作品充满了戏剧性的幽默,不仅使人忍俊不禁,同时也将身为官吏的丈夫那种懒散猥亵的形象刻画得栩栩如生。在这里,作者虽然没有直接发表任何评论,但是褒贬和讽刺的意图可谓不言自明,且鞭辟入里,入木三分。借用鲁迅先生的话来说,正所谓“无一贬词,而情伪毕露”。再看《豳风·狼跋》:“狼跋其胡,载疐其尾。公孙硕肤,赤舄几几。狼疐其尾。载跋其胡。公孙硕肤,德音不瑕。”这首诗是描写一位养尊处优的贵族公子的丑态,讽刺贵族统治者的道貌岸然和装模作样。根据朱熹《诗集解》:跋,践踏。疐,踩踏,跌倒。肤,通“胪”。“硕肤”与“鸿胪”意同,相当于现在所说的“大肚子”。“德音”为夫妻互称的一种双关语。在诗歌中,贵族公子的妻子嘲笑丈夫虽然身体硕大,穿着华丽宽大的礼服,走起路来就像一只肥胖的狼,前倾后仰,小心翼翼地向前迈步,怕踩到了脖子上垂下的松散的肉;谨慎地向后坐吧,又怕脚跟踏着了拖地的尾巴。这样一副笨重艰难行走的姿态把贵族公子那臃肿素餐的丑态刻画得惟妙惟肖。其实穿着朝服走路的确很艰难,《论语·乡党》中记载孔子穿朝服走路也是“衣前后,襜如也”。然而其妻子用善意调笑的口吻把这演绎成了“一幅漫画式的诗歌”(闻一多先生语)。这充满幽默氛围的声情并茂的有声有色的动漫剧,使得我们在享受幽默和领略情趣的同时,也有了视觉上的快感。故王以宪先生将此视为“漫画式的形象幽默情景剧”。同时我们也可透过这漫画式的幽默感受到委婉而夸张的讽刺意味。

    其二,用俏皮的语言和微妙的笔调揭示矛盾。进而达到反讽幽默的艺术效果。在《鄘风·君子偕老》中,作者描写了一位貌似美丽而内心肮脏的贵夫人(有人认为是卫宣姜)。诗中用大量的篇幅赋陈了这位贵夫人的服饰和容貌:以“君子偕老,副笄六珈。委委佗佗,如山如河”刻画她华丽的首饰;以“鬓发如云,不屑鬈也”形容她瀑布般的秀发;以“扬且之皙也”、“子之清扬,扬且之颜也”描摹她细嫩的白肤,清秀的容颜;以“象服是宜”、“玼兮玼兮,其之翟也”描绘她礼服的鲜艳华丽。作者浓墨重彩且精雕细刻地描绘和刻画这位雍容华贵的贵夫人,让人觉得她似乎是道德高尚、心灵纯洁的君子,然而作者又用微妙之笔写到:“子之不淑,云如之何?”从而捅破了她那虚伪华丽的外衣,让人认识到其品质的卑劣和灵魂的肮脏。这种看似赞扬,实则讽刺的先扬后抑的手法,能够给读者造成一种强烈的心理反差,从而实现前后对比反讽的幽默艺术效果,使人们更好地看清统治者丑恶的本来面目。在《鄘风·墙有茨》中,作者用委婉含蓄的隐语“墙有茨,不可埽也”、“墙有茨,不可襄也”、“墙有茨,不可束也”,一唱三叹地反复陈述宫闱里的丑事,讽刺揭露统治者的淫乱。由于受当时“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观念的影响,作者要揭露这荒淫的丑事,但又不可详尽地道说和宣扬,于是只好在叙事角度和陈述方式上做文章。故作者在开头用比喻的方式,形象地说明后宫的缠绵丑事如墙上长的蒺藜一样,永远没办法剪除干净,收拾清理。这样一来就让读者自然而然地联想到后宫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肮脏之处。面对满盈的丑恶,诗人故意用“不可道”—“塞”,说明卫宫闱的丑事的确让人难以启齿;接着又用“所可道”—“张”。表明压抑在心中的愤怒实在难忍而不得不去揭露;最后再画龙点睛式地用“言之丑也”—“合”,道破事情的本质。这一“塞”、一“张”、一“合”的俏皮笔调。将作者那风趣的情意和反讽幽默的手法表现得淋漓尽致,巧妙地揭露了卫国统治者卑劣的品质和道德的败坏,有着出人意表的讽刺幽默效果。作者精简的概括,简洁的隐语,含蓄的婉言,给读者留下了无尽的想象和回味的空间。这种意在言外的含蓄的表达方式和叙事手法,给人一种心领神会的幽默感和“含泪地微笑”的讽刺意味。这种委婉的讽刺手法与我国传统的中和审美取向相类似,也很自然地让人想起古代与“尸谏”相对的“优谏”传统。

    其三,采用夸张和比喻的手法将美与丑加以比照,对统治者的残暴无耻和昏庸腐朽进行幽默性的嘲弄讽刺。在这类诗歌中,作者大多用讥笑嘲弄的口吻,采用夸张和比喻的手法将美与丑进行对照,从而产生巨大的反差,形成强烈的戏谑性的幽默效果,以达到讽刺和痛斥统治者的目的。《邶风·新台》讽刺卫宣公厚颜无耻,强占儿媳为妻。诗歌开篇通过“新台有泚,河水弥弥”的比兴手法着力描写迎亲前的欢庆场面;接下来并不去直斥卫宣公强娶儿媳为妻,而是设身处地地代齐女想象未来的丈夫本应该是奇伟英俊,不料却嫁了个癞蛤蟆似的丑老头——“燕婉之求,籧篨不鲜”。(据闻一多先生的考证,籧篨,即癞蛤蟆。)讽刺非常辛辣,前后比照产生了巨大落差,给人啼笑皆非的浓厚的幽默感和“含泪地微笑”式的怜悯情怀,从而产生出一种“侏儒巨人,戏谑为耦”般的艺术效果。(东汉李尤《平乐观赋》)事实上,作者也正是希望通过这种戏谑的语言和强烈的讽刺幽默艺术来痛斥统治者的卑鄙无耻。《唐风·山有枢》首章描写了一个拥有大量的锦衣绣裳和香车宝马的贵族,因吝啬而“弗曳弗娄,弗驰弗驱”,以此嘲笑和挖苦那些“老葛朗台”式的守财奴最终只能落得个“宛其死矣,他人是愉”——死后

    相关热词搜索: 今日热点新闻 今日热点新闻头条 幽默 幽默讽刺短篇小说 政治实时热点 艺术 艺术与科学的关系论文 艺术丑的例子 艺术中审美的丑的价值 艺术中心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