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常识
  • 励志创业
  • 资格考试
  • 党风建设
  • 休闲娱乐
  • 免费资料
  • 您当前的位置:秘书文库网 > 生活休闲 > 励志创业 >

    审美意识 [汉语文学审美意识转变]

    2019-08-01 17:24:55  秘书文库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文学创作与批评的本土审美意识的转换,不仅涉及到既有文学观念的不断更新,更关涉到具体作家和批评家知识结构与精神结构的重建。只有跨越不同民族间的文化差异,才能真正处理好文化现代性与文学本土性的关系。以民族意识为核心的本土审美形态毕竟不是孤立的存在,它与世界意识必然相互交融。民族性的本土审美传统在普适性的大众文化语境中会受到冲击和挑战,但也同样会焕发新的生机。当代中国文学的审美诉求问题,不是简单的审美趣味问题,而是文化和精神的选择问题,是一个民族的文化与文学能否取得成就,并由此生生不息,最终融汇到世界文化和文学之中的问题。

    一、文学审美范式的转型

    “理性”一直以来都是西方思想传统得以立足的根基,尤其是笛卡尔确立了理性主义哲学以后,“理性”更是成为了世界的最高主宰。一切都必须在理性的法庭面前为自己的存在作出辩护或者放弃存在的权力。而“理性”一旦为纯粹的技术所统领,“理性”就将沦落为奴役人的工具,即演变成为了技术性的“工具理性”。面对工具理性的压抑,以关注人的“感性生活”为目的的美学就自然被看成是一种解放的力量了。人的内心生活充满了鲜活的感性波动和细微体验,而“审美”的存在,则使得那些隐秘的内心生活获得了表达的合法性。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审美”才被看成是开拓人的感觉和感知领域的独立活动。20世纪80年代,刚刚从“文革”的政治阴影之中走出来的中国知识分子,渴望建立起一种和过去以“政治话语”为核心的生活形态截然不同的生活范式。这种生活范式依照“审美”的设想,将“审美”确立为核心话语。这种认识在当时再自然不过了:正是通过“审美”,人们可以将人的个体情感追求和精神意志的自由从政治、道德、商业及日常生活之中有效地“分隔”出来,以建构起向人们提供着崭新体验的审美王国。“诗意”把人从平庸和压抑的生活中“解放”和“拯救”了出来。然而,随之而来的现代科学技术,特别是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向传统的文学审美方式提出了挑战。今天,人们将原本用来进行文学阅读的时间花到了影像和图形上,纸媒作品的影响越来越小,与此相反,影视和互联网等的影响却越来越大。在这场“词”与“图”的较量中,“图”随着每一场信息技术的革命而不断在获取新的优势。随着时代的变化,传统形式的理想化“审美”越来越不能吸引人们关注的目光。与之相应的则是,现实式的“审美”则越来越趋向于生活化、实用化、社会化和商业化,它不再是超然于人们的生活之外的高高在上的神圣领域,而已经日益演变成了人们生活本身的重要组成部分。“审美”由此开始走向普适化。20世纪90年代至今的中国,这种倾向尤其明显。一方面是“审美”泛化到文化的各个层面,人们的日常生活体验成为了审美的重要资源;另一方面,文化也趋向于俗世化,并有意无意地将一种审美的标准“泛化”为自身的规范和策略。审美几乎已经内化为了人们生活事件的一种标准,个人生活的审美化,成为人们追求生存质量的一个日益重要的标志。随着更为广泛的社会商品化与市场化的发展,审美和消费已经走向了融合。商品的审美化“包装”就是“审美消费”最为有效的手段,而直接体现这一特点的就是广告艺术的勃兴和发展。在这里,商品借助广告的叙事,变成了携带审美信息的形象,它持续性地激发着人们的想像性体验,并使其本身也成为了审美消费的符号。传统艺术的个人性正在逐步被市场化的运作所取代。当“审美”直接参与到商品的生产和流通之中,并与消费行为紧密相连时,“审美消费”也就成为了社会经济结构中的一种专门的文化产业了。

    二、全球化冲击与汉语文学审美形态的基本建构

    事实上,整个20世纪的汉民族文化包括汉语形态的美学和艺术的发展历程,一直都显示为一种不断吸纳外域文化藉以演进变化的过程。作为一种世界性运动的“全球化”现象,当然并非只是针对21世纪的汉民族及其本土文化实践而来的;在20世纪的历史行程中,全球化之于中国的直接意义常常被限于“西方化”和“现代化”的主观诉求之上,其中缺少某种异质文化间的互动性功能实践过程,因而,至少在当下以前,全球化并不像现在这样复杂和多义,而主要表现为东方与西方关系的单纯对应和异形同构。与此同时,正是由于在20世纪东西方关系史上,全球化被定位在东方向西方寻找“现代化”的基础上,从而导致了我们对于自身内在的文化范型与审美形态的现代性转换因素的忽视。汉语形态的文化与审美的现代性建构一直被置放在“西方”的整体结构之中,其前途则被定位于“融入”或“纳入”西方文化范式的可能性,以及由此所获得的文化认同与审美价值肯定,这是值得我们深刻反思的重要问题。对于汉民族及其本土文化发展的需求而言,全球化语境中的文学审美选择将直接关系着民族文化价值重建的可能性。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早就在《共产党宣言》中描述过一种“世界文学”的图景。当然,这里所谓“世界文学”并非意味着只是一种模式的文学,而是仍保持着各民族自身的本土特色,同时又代表了世界最先进的审美潮流和发展方向的世界文学。21世纪的全球化进程不应再被视为东方向西方的主动“融入”,而应成为东西方文化和文学间寻求相互对话的一种互动与合作———不同文化在各自结构性重组过程中进行有效的价值整合。因此,“发现”汉民族传统美学体系在文化上的价值共同性,以及这种价值共同性在当代美学发展中的制度性确立方式,才是汉语审美形态在当代全球化文化语境中获得自身合法性身份和话语有效性的根本。对于汉语审美形态的理性把握,应当放在强化各民族的共同利益、文化自觉性和主动性基础上来进行,其目的在于能够有效地促进各个民族在当代的发展,强化自身民族文化对于全球化进程的价值制衡力量。既源于当代世界所面临的共同性问题本身的要求,同时,当代汉语审美形态的存在意义,也需要通过对于人类文化共同性问题的具体介入而得到体现。因此,世界性文化关怀能力的形成,理当成为我们理论和实践的具体研究课题。东西方美学价值的差异,决定了汉语审美形态的这种世界性文化关怀能力及其方式必定有其特殊性。概括而言,世界性文化关怀能力的形成,一是有赖于汉语审美形态自身价值的实践性体现及其程度,二是有赖于其价值体系之于西方文化和美学立场的互补性及其前景,其三则有赖于汉语审美形态在理论和实践层面上同当代世界文化现实之间的关系,其中包括汉语审美形态在全球化进程中的生存合法性。中国传统的审美价值观及其艺术精神在其长期演化和发展中,内部其实已然潜存有相当的现代性转换的诸种因素,但这并不等于说,汉语审美形态已能全面包容当代世界及当代人类实践所遭遇的全部问题。特别是,随着全球化进程的不断推进,当代人类实践中的价值困惑将越来越复杂,在这种情况下,人类审美与艺术的变异同样要求通过不断扩大东西方美学及其当代发展的深入

      图说天下